• <input id="oiwcy"></input>
    <menu id="oiwcy"><u id="oiwcy"></u></menu>
  • <input id="oiwcy"></input>
    <input id="oiwcy"><u id="oiwcy"></u></input>
  • <object id="oiwcy"><acronym id="oiwcy"></acronym></object>
  • <object id="oiwcy"><acronym id="oiwcy"></acronym></object>
    <object id="oiwcy"></object>
    <input id="oiwcy"><u id="oiwcy"></u></input>
  • <input id="oiwcy"><u id="oiwcy"></u></input>
  • <menu id="oiwcy"></menu>
    ?
     
    作者:楊颯 高平 李伯璽 來源:光明日報 發布時間:2021/7/28 9:19:47
    選擇字號:
    羅遼復:“我就在這里,不走了!”

     

    【奮斗青春 無悔抉擇④】

    對當下的人來說,發條信息,“秒回”,這已是司空見慣的事。而物理學家羅遼復當年搞科研,靠的是和同學寫信溝通,一來二去,怎么也得個把星期。

    2800多封往來書信,濃縮著羅遼復在科學道路上攀登的奮斗年華。23歲從首都北京來到塞外,他始終堅守在內蒙古大學的教學與科研一線,直至80歲退休。

    如今,盡管已經沒有教學任務,羅遼復仍然堅持在家搞研究。當記者聯系采訪時,他回復:“可來我家,即我現在工作地。”

    選擇

    時間,撥回到1958年9月19日早7點。呼和浩特火車站,個頭小小的羅遼復,顧不上路途疲憊,提起行李,興沖沖地下了車。雖然一切都很陌生,但看著寬敞的大馬路,他自言自語道:“沒有想象中的荒涼嘛。”

    為響應國家支援邊遠地區發展的號召,當年從北大畢業后,羅遼復“懷著神秘感和年輕人的使命感”,以第一志愿來到內蒙古。

    “我一直的想法是,上學到一個好的大學上,工作要到一個自己可以發揮作用的地方去。”羅遼復說,“我想內蒙古還是比較合適的。”

    當時的內蒙古大學剛剛建校一年,校園里只有一棟主樓,基礎設施很不健全。羅遼復到來后,正趕上連日停電。但這并沒有動搖他創業的激情。他堅信,這是一所新建的大學,有廣闊的空間可以施展才能。

    上海出生的羅遼復,一路往北,離家鄉越來越遠。“1952年高考后來到北京,先學了1年俄語,隨后在北大讀了5年物理專業。這6年里,我沒有回過一次家,一直在北京。”為什么沒回去?“因為要花一大筆路費,家里負擔不起。來北方很多年,慢慢適應了,到內蒙古后也很習慣。”

    羅遼復說,父親始終鼓勵他追尋夢想,希望他和同事一起,把內蒙古大學辦成國內最好的大學之一。這也使他的信念更加堅定:“我就在這里,不走了!”

    內蒙古的冬天,北風呼嘯,滴水成冰。羅遼復住的平房四處透風,戴上皮帽,穿上皮襖,依然冷得打顫。但該備的課不能落,該寫的文章也不能停。羅遼復爭分奪秒,絲毫不敢放松。凍僵的手不聽使喚,只能一邊哈氣、一邊搓、一邊寫。

    由于學校里能查到的學術資料少之又少,為了搞研究,羅遼復經常需要往北京跑。有時,他就在北京圖書館旁邊租一間屋子,把書借出來,在屋里邊看邊抄寫資料,一待就是好幾天。

    “這比較費時間,是有點困難,但也不算啥。”向記者說起這段經歷,羅遼復“輕描淡寫”。“我總喜歡弄清楚一些事情,到哪兒都一樣,弄清楚后感到心里很痛快,這已經成了習慣。”說到這里,他哈哈大笑起來,就像剛解完一道難題般開心。

    書信

    20世紀60年代初的內蒙古大學物理系,什么都缺。“沒有實驗室、沒有圖書資料。我一個人做理論研究,沒有可交流的人。”羅遼復說,“在那個年代,內蒙古廣袤的土地上,是感受不到現代物理學的影子的。”

    搞科研、建學科,實現“從0到1”的突破,談何容易。年輕的羅遼復沒有退縮,堅定地邁開攀登科學高峰的步伐。

    情況“不得已”,逼著羅遼復自己想辦法。他寫信聯系當時在哈爾濱軍事工程學院任教、后調入南京大學的老同學陸埮。經過深入探討,他們決定主攻理論物理中的粒子物理方向。

    此后,兩人一通信就是二十余年。山水迢迢,相望遙遙。羅遼復的信件編號“LF×××”,陸埮的信件編號“LT×××”。

    復雜的公式、奇特的符號,疑惑、求證、結論,填滿了信紙的每一個空隙。

    1974年,他們在《參考消息》上,關注到丁肇中關于J/ψ粒子的研究,產生了濃厚的興趣。

    于是,陸埮寫初稿LT576。經過一番頻繁而緊張的討論,羅遼復寫最終定稿LF593,題為《高能正負電子對的湮沒與可能存在的一種新型作用》。

    稿件送出后,LF594記錄了這樣一句話:“此文于1974年12月18日下午送出,半個月來,多少不眠之夜,多少斗爭之場!”

    終于,投稿收到了《物理學報》主編朱洪元的回復。羅遼復激動不已,在LF595中原文摘抄了朱洪元的信,并附言:“接讀朱先生的信后松了一口氣,LF593的方案和實驗事實沒有矛盾!”

    在當時稿件積壓的情況下,他們的文章很快在1975年2月的《物理學報》上發表。

    據1981年7月的記錄,從1962年起,羅遼復發出的信件有1516封,陸埮發出的有1290封。

    “這2800多封信里頭,有一大半都是彎路,都是不成功的東西,成功的是很少的。”羅遼復說。

    沒有引路人,他們跌跌撞撞,摸索科學研究的道路和學科的前沿方向,但“這是科學研究的必由之路”。

    兩人通信期間,發表了基本粒子理論方向科學論文70余篇。在1978年的全國科學大會上,因基本粒子理論的成果,羅遼復和陸埮都獲得獎勵。

    “作為科學隊伍中的‘游擊小分隊’,我們左沖右突,想方設法,堅守著大家最初的夢想。”羅遼復說,“這段特殊的科研時光已經化成我日益消退的記憶中永久的珍藏。”

    進入20世紀80年代,羅遼復的研究方向來了個大轉彎,轉向當時很“冷清”的生物物理領域。

    “我喜歡碰別人沒做過的新問題,想通過理論物理學和生物學的遠緣雜交,獲得一些新發現,留下一些經得住時間考驗的真正成果。”科研條件改善了,而羅遼復不服輸的精神始終沒有變。

    桃李

    羅遼復清晰地記得,1959年初,自己被派到二年級教理論力學的情景。頭幾堂課,效果不理想,學生們反映“聽不懂”。

    怎么辦?羅遼復迅速和學生打成一片,從學生那里了解如何讓他們聽懂、如何激發他們的興趣。

    分析力學抽象難懂,他就設計了一個陌生客人來到物理世界漫游、搜索物理規律的故事。

    兩個月后,教學有了起色。學生們聽得入迷、興奮不已,有的學生甚至試圖以分析力學的原理為基礎,總結整個自然界的規律。

    由此,羅遼復的教學之路越來越順,他培養學生的目標也逐漸清晰——“讓他們站在我們的肩膀上,少走點彎路。”

    羅遼復上大學時,中國的研究生教育剛剛起步,同年級的100多個同學幾乎沒有上研究生的。畢業之后來到內蒙古,全靠自己摸索學術之路,這讓他深諳有老師引領的珍貴。

    “要引導學生去做基礎研究。”羅遼復說,基礎研究不能馬上看到經濟效益、社會效益,但從科學史發展的角度看,未來是一定有用的,“要讓一小部分人圍繞興趣搞科研,支持他們,就是支持中國基礎科學的發展。”

    歲月更迭,羅遼復的學術生涯已過一甲子,他不僅自己深耕基礎研究,還培養了博士21人、碩士29人、教授39人、博導12人。而他帶領的生物物理和生物信息學團隊,一共培養了博士56人、碩士150余人、教授49人(含國外)。

    如今,羅遼復的許多學生跟他一樣留在呼和浩特、包頭等地,投身邊疆建設。

    左永春是內蒙古大學生命科學學院的教授,他開玩笑說,自己是“羅老師的徒孫”,因為他的導師就是羅遼復的學生。

    “中國人常說‘隔輩親’,羅老師對我這個徒孫關愛得更多,照顧得更多。”左永春說,“目前羅老師仍然堅持在科研一線,針對新冠病毒受體蛋白在做更深的理論研究,一直在幫助我指導研究生。”

    在左永春心中,羅遼復是一位“特別純粹的科學家”,跟他學習“更像是一種享受”。而最令左永春刻骨銘心的,是羅遼復教給他的一個信念,現在他又教給自己的學生——

    “科研人要學會像陀螺一樣,通過不停地自轉保持自身的平衡,進而影響和吸引周圍的人和環境!”

    (本報記者 楊颯 高平 光明網記者 李伯璽)

     
    特別聲明:本文轉載僅僅是出于傳播信息的需要,并不意味著代表本網站觀點或證實其內容的真實性;如其他媒體、網站或個人從本網站轉載使用,須保留本網站注明的“來源”,并自負版權等法律責任;作者如果不希望被轉載或者聯系轉載稿費等事宜,請與我們接洽。
     
     打印  發E-mail給: 
        
     
    免费青春娱乐网,巨人福利新导航在线娱乐,福利在线观看三区,亚洲人成网a在线播放